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是什么讓我向最愛的母親掄起那一巴掌

發布日期:2019年11月19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老誠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時近暮春,母親節即將到來,夜深人靜,窗外蟲鳴日盛,自己輾轉反側,難以入睡,聯想白天讀到的《弟子規》:“父母呼,應勿緩,父母命,行勿懶,父母教,須敬聽,父母責,須順承……”更是心緒難平。想起了家中近八十高齡的老母親,禁不住潸然淚下,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重又浮現眼前。

 

  (圖片來自網絡)

  我叫吳衛(化名),出生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那個年代父親常年在外地教書,母親起早貪黑,日夜操勞,用自己瘦弱的雙肩操持著全家的溫飽。由于我從小體弱多病,四姐弟中,我得到了父母最多的疼愛,也讓父母最為操心。印象中,母親經常背著我鋤田,年幼的我總是趴在母親背上不知不覺睡著了。對我來講,母親的背就是天下最安全、最溫暖的地方。

  記得有一年的冬天,我突然半夜發起高燒來,母親心急如焚,趕忙背起我,打著手電筒,深一腳淺一腳步履蹣跚地走在鄉村的泥濘路上,好不容易來到鎮上的衛生院,額頭早已冒出豆粒般的汗珠。第二天,母親依舊要下地種莊稼和照看我們姐弟幾個。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知道父母的艱辛和不易,所以從童年起,我就特別懂事,從不惹父母親生氣。我讀書特別用功,并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市師范學校,畢業后也成為了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后又調入地方政府部門工作。在鄰居和親戚的“嘖嘖”稱贊中,父母雙親也常因為我的優秀而引以自豪,認為這是對他們一輩子為兒女們辛勞付出的最大安慰!

  可惜好景不長,從1997年起這一切開始改變。同年8月份,在好友的介紹下我練上了“法輪功”,還鼓動母親一起練。當母親看到李洪志在《轉法輪》書中說:“因為一個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個母親才是你真正的母親。你在六道輪回中,你的母親是人類的,不是人類的,數不清。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照樣還。”“你要想修煉,人的情就必須往下放”這兩段話時,善良且聰慧的母親就覺察出了李洪志不是在傳佛法,而是宣揚連母親都不要的歪理邪說,毅然放棄了練習,并極力勸我不要再習練。而此時的我卻完全被李洪志“圓滿飛升,同回天堂”的許諾,迷住了心竅,不但聽不進父母親的善意相勸,反而認為書中李“大師”早就告知過:“這億萬年都難遇能救度眾生的宇宙大法,已經捧到你面前來了,你都不知道珍惜。真是悟性太差,朽木不可雕也!”因此一直以來對母親的孝順心、敬佩感很快地淡化下來,取而代之的是心中一股強烈的“恨鐵不成鋼”的怨懟之氣。

  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后,我全然不顧自己事業上的前途和家庭的幸福,還是到處去“弘法”“講真相”,年老體弱的母親知道后,不停地勸阻我,經多次勸阻無效,便直接跪在我的面前,哪怕犧牲母親的尊嚴,也想阻止兒子的繼續淪墜。此時的我,大腦中依舊全部都是李洪志“要放棄對親情的執著,一切都是魔”的“講法”,認為母親是在阻攔我走出去“護衛大法,走向圓滿”的“大魔”。于是我喪心病狂地舉起除魔的手掌,惡狠狠地揮向曽撫養我長大、已滿臉滄桑憔悴的老母親,口中還自言自語說:“打醒你這個破壞大法的魔。”母親捂著臉,用充滿淚水的雙眼凝望我,在那目光中,有傷心、有絕望……一想到李洪志要“放棄親情、放棄執著”以及“圓滿飛升”的“講法”,我無視白發蒼蒼、癱坐在地的“大魔”,頭也不回的摔門而去……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愚昧遲早醒悟,理智終將回歸。在社區反邪教志愿者、身邊親友的幫助下,我終于從癡迷中醒悟過來,倍感親情、母愛的彌足珍貴,并深深地懺悔自己曾經的不孝。事情已過去二十年了,只是夜深人靜時、往事又會涌上心頭,想起那一年那一巴掌的荒唐一幕,就如心頭的一根刺,痛徹心扉、無法釋懷,也許這就是人們所說的一輩子的懲罰吧!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怎么工作可以在家赚钱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