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一名特警隊員的迷失之路

發布日期:2019年11月15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我叫葉水喬,今年28歲,出生在廣東省陽山市的一個農村家庭,父母都是老實本分的農民,家里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和一個妹妹。哥哥和姐姐已經成家立業,妹妹叫葉惠英,今年25歲,中專畢業,原來是一家五星級酒店的部門經理。奶奶叫易蘭,今年85歲,一輩子都是莊稼人。

  還記得孩提時,我的家庭雖然不是很富有,但一家人相處和睦,生活也和和美美。我和妹妹年齡接近,關系也最好,那時我們都乖巧懂事,父母都視我們為掌上明珠。有一次,父母都出去干農活了,母親出門前要我們在家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挑水、做飯等。父母出門后,我們就一起去找小伙伴玩捉迷藏、跳繩等游戲。那次我們玩得特別開心,時間也過得特別快。臨近傍晚,我才猛然想起母親交代的家務沒有完成,我提醒道:“妹妹,我們回去了!家里的事還沒做呢。”妹妹一聽便說:“是啊!哥哥,我們趕緊回家。”一回到家,她就搶著要去挑水,我便在家里生火做飯。沒想到,妹妹卻不小心摔了一跤,膝蓋摔破了流著血,衣服也被打濕了。妹妹卻沒有哭,只是悄悄地抹眼淚。父母回家后,父親批評了我:“你做哥哥的,怎么沒把妹妹照顧好?”妹妹聽了卻說:“爸爸,是我自己不小心,不關哥哥的事啦。”

  一轉眼我們都已長大。妹妹中專畢業后,在家鄉縣城的一家五星級酒店工作,由于聰明又勤快,不到兩年就從收銀員升到了部門經理。而我中專快畢業的時候,父親讓我報名參軍,那一年我剛好19歲。通過體檢和政審后,我就光榮地成為了一名解放軍戰士。2006年至2008年12月期間,我在部隊服役,當的是陸軍步兵。部隊的管理嚴格,紀律嚴明,訓練十分辛苦。退伍后,由于在當地沒有合適的工作,我去了深圳打工,歷經3年,遭遇挫折一事無成。3年打工經歷,讓我覺得深圳這個城市競爭太激烈,沒有歸屬感。

  2012年我選擇了回家,重新開始了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計劃和目標——拿到汽車駕駛證和考上國家公務員。2012年春節的時候,我參加了初中同學聚會,得知有幾個同學考上了公務員,便向他們詢問考公務員的注意事項,聽后我也想拼搏一下。過完年后,我在書店買了好幾本考公務員的書,就在家里認真復習。為了減輕家里的經濟負擔,我白天到離家不遠的一家食品廠上班,晚上和休息日才有時間看書復習。當時的日子非常辛苦,可決心考取公務員的信念讓我堅持了下來。5月份我報名參加了公務員考試,當時有大概40名退伍士兵與我報考同一職位,而這個職位只招5個人,競爭非常激烈。我也花了很多時間練習體能、文化水平和軍事技能,最后經過千辛萬苦,才有幸被錄取。在得知被錄取的那一刻,我激動得流下了眼淚,心想工作穩定后,一定要好好地孝順父母,做出成績來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

  可當幸運之神降臨到我身上的時候,災難也尾隨而至。2012年9月臨近中秋時,我在家等通知去單位報道,全家人都在為我開心。有一天晚飯后,妹妹悄悄叫我去她的房間,我當時問她什么事情那么神秘。妹妹立刻關上門,對我說:“‘全能神’是這個世上唯一的神,只有信‘全能神’才能保平安,我現在是替神向你傳福音。”這時我才知道妹妹和奶奶一樣也信“全能神”,難怪前段時間看到妹妹行蹤不定,整天神神秘秘的,早出晚歸,經常一個人躲在房間里,偷偷看“全能神”的資料。我在部隊當過兵,知道“全能神”不能信,就對妹妹說:“信‘全能神’是違法的,奶奶之前向我傳播過,我不敢信。”

  早在2006年讀初中時,我就第一次接觸了“全能神”,當時是在奶奶家里。奶奶以前信仰天主教,20世紀90年代,我見過奶奶常去天主教堂參加禮拜,可是后來不知何時奶奶卻被騙進了“全能神”。當時,奶奶對我說信耶穌過時了,現在要信“全能神”,現在的神看得見、摸得著,神的圣靈在人中間作工,拯救全人類。現在的人類太敗壞了,是被撒旦敗壞的,信“全能神”才能保平安,“世界末日”將要來臨,信“全能神”可以躲避災難。我問奶奶“全能神”在哪里,我怎么沒有看見過。奶奶說“全能神”在中國北方的一個城市,“全能神”的作工是隱蔽的,你是看不見的,你只要禱告“全能神”,“全能神”就會顯靈。我對奶奶說,我現在以讀書為主,不想信“全能神”。奶奶說,信了“全能神”,神會來保佑你的。奶奶還特意拿來了一本《羔羊展開的書卷》給我,說是“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全能神”的話語就是真理、生命、道路。我當時對奶奶的話表示懷疑,也想過去驗證一下,但是怕影響讀書,就沒有參加“全能神”。

  由于好奇心,再加上被妹妹死纏爛打,我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開始去了解“全能神”。當初我對“全能神”是什么都不清楚,只是對妹妹和奶奶的癡迷感到疑惑,想試著去了解了解,結果卻被洗了腦。當時妹妹向我宣講末世到了,“全能神”降災難到人間,只有信“全能神”才能保命。我問妹妹:“信‘全能神’有用嗎?”妹妹說:“信‘全能神’的人靈魂將得永生,不信‘全能神’就會被撒旦拉攏去,容易遭到災難,靈魂會下地獄。”我聽了后心里有些恐懼,想知道到底妹妹說的是不是真的,就想試一試,也許信了心里會踏實一些。妹妹又向我宣揚“末世說”,給我看一些地震、海嘯、洪水、干旱的圖片,證明這是末世的征兆。妹妹對我說:“只要你信了‘全能神’,災難就不會降臨到你身上,那些不信‘全能神’的人就會在災難中被奪去生命。”由于迷信心理,以及缺乏科學的世界觀,我輕信了妹妹的話。我覺得妹妹的話有道理,這是我參加“全能神”的原因。

  妹妹的宣揚使我開始產生矛盾和困惑。到底有沒有神的存在?萬一是騙人的呢?神的圣靈會作工在我身上嗎?到底“全能神”說的對不對?難道我最親的妹妹會騙我嗎?如果信“全能神”真的可以拯救人,我覺得值得信。后來妹妹又給我看了《神的三步作工》,我逐漸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神的圣靈會作工在人的身上。我認為“全能神”教會的前身是基督教。我當時有這樣一個邏輯,神可以以耶穌的方式降臨,也可以以“全能神”的方式降臨來到世間。妹妹說:“信‘全能神’要過教會生活,要經常禱告、看神話、唱詩歌贊美‘全能神’,要參加聚會。”又說:“‘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是真理,得到真理就能領悟到生命的意義,得到真理就能掌控一切,就不會在生活中碰壁,就會成為聰明智慧的人。”我問妹妹:“怎樣才能得到‘全能神’的拯救?”妹妹說:“要自己親身經歷,參加‘全能神’的聚會、吃喝神話,聽從‘全能神’的旨意。”又問我:“你什么時候有空?我帶你參加‘全能神’的聚會。”

  過了幾天,妹妹就帶我到附近“全能神”聚會的地點。那天大約晚上7點鐘,聚會地點是在我家附近電信大廈對面的一幢樓的702房,這是一個“全能神”信徒的家里。這個男信徒化名叫阿明,約40歲。還有一個化名阿藍約20歲的男信徒和一個40多歲的中年婦女,負責給我們幾個人宣揚“全能神”。妹妹帶我到這里后就離開了。我當時想,妹妹的聚會可能與我不是一個級別的。這些聚會的信徒我一個都不認識,除了那個中年婦女,我們幾個都是新入教的。當時聚會是很隱蔽的,要關門關窗,手機不能帶在身上,要關機放在客廳里。聚會的時候,不能中途離開,要等聚會完才能走。我們幾個人在小房間里聚會,時間約兩個小時,主要就是禱告、唱詩歌、閱讀“全能神”書籍。禱告就是你想對“全能神”說什么就說什么,說一些感謝、贊美、崇拜“全能神”的話。唱的詩歌是“全能神”編的歌曲,有些曲調是流行歌曲的曲調,但是歌詞卻是“全能神”的話語,詩歌有幾百首,統稱《新歌》。我們禱告之前就唱詩歌,拿一個DVD播放器播放,大家跟著一起唱。唱完詩歌后,就是閱讀“全能神”書籍。

  中年婦女又給我們講了“全能神”的三步作工,說“全能神”的經營計劃是6000年;說神有兩次道成肉身,第一次道成肉身是耶穌,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基督”;神的作工分三步,第一步作工叫律法時代,神的名叫耶和華,第二步作工叫恩典時代,神的名叫耶穌,第三步作工叫國度時代,神的名叫“女基督”,也叫“全能神”。中年婦女告訴大家國度時代又叫話語時代,大家要讀“全能神”的話語,神的性情是審判、刑罰、威嚴、慈愛、憐憫、包容。講到神的性情的時候,我們聽不明白。中年婦女就說要聽神的話,抵擋“全能神”就會受到懲罰,順服“全能神”她才會對你慈愛、憐憫。從那時候起,我對“全能神”有了一種敬畏之心,也更加相信“全能神”所宣揚的“理論”。聚會就要結束的時候,中年婦女規定一個星期要參加兩次聚會,每個星期三和星期日的晚上7點鐘,如果有變動,他們就取消或更改時間。我在這個地方總共聚會了3次,每次聚會的人和內容都一樣,都是唱詩歌、禱告、閱讀“全能神”書籍。

  有時候聚會完回到家里,妹妹會問我有沒有聽明白,還會給我“補課”,給我聽某一首“全能神”詩歌,繼續向我宣揚“全能神”。經過這樣不斷洗腦,我更加相信了“全能神”,甚至覺得“全能神”能給人類帶來美好的生活,有了“全能神”的保護,地球就不會毀滅了。妹妹對我說:“不要把錢存在銀行里,世界末日來了,你有錢都取不出來,趕緊把錢財奉獻給‘全能神’,當作善行。”我當時并沒有奉獻錢財給“全能神”,因為我心里想,把錢財奉獻給了“全能神”,那我就沒錢用了。

  2012年10月,我將要去佛山參加公務員崗前培訓。在去佛山之前,妹妹勸我說:“你干脆不要工作了,全心全意為‘全能神’工作。”我說:“我好不容易才考上公務員,還不想放棄工作,可以邊工作邊信‘全能神’。”妹妹又幫我聯系到佛山的“全能神”人員,然后就寫了一張紙條,把我的化名、手機號碼、關系等信息,逐級遞交到“全能神”內部人員手中。一個月后的一天我接到一個陌生電話,對方問我是不是“阿喜”(我在“全能神”里的化名),電話里說你妹妹叫我帶“特產”給你。我一聽就明白“特產”是“全能神”接頭的暗號,就這樣我和佛山地區的“全能神”人員聯系上了。在那里我參加過多次聚會,聚會一般選在星期六和星期日,因為我星期一至星期五要崗前培訓沒有時間。

  2012年12月,那時候所謂的世界末日快到了,“全能神”組織要求3人一組包村、包街大肆傳播“全能神”。我在佛山認識的人不多,她們問我有沒有發展對象,我那時還不敢向同事傳播,怕被發現。可是所謂的世界末日之后,地球并沒有像“全能神”所講的那樣遭受毀滅,世界也沒有發生災難。我打電話問妹妹,妹妹對我說:“‘全能神’的作工還沒結束,要為神做見證,‘全能神’沒有毀滅地球,沒有發生災難,是因為對人類的慈愛和憐憫。”妹妹還強調,這是“全能神”在試煉、考驗信徒,千萬不要退出。妹妹就是這樣為“全能神”圓謊的。

  2013年6月,“全能神”人員陳浩打電話通知我去參加聚會。原來是給我下任務,要我發展信徒,當時聚會還有幾個女信徒,她們也有發展信徒的任務。陳浩把收集上來的發展對象名單給了我們,要我們想辦法向發展對象宣揚“全能神”。這些發展對象有的是曾經加入過“全能神”后又退出的,也有宣揚過一兩次還沒有加入“全能神”的,還有沒被宣揚過但有可能會信“全能神”的。陳浩還要我們寫下保證書,保證每人每月必須發展2-3人加入“全能神”,如果做不到就天打雷劈!

  我當時知道參與“全能神”活動是違法的,提心吊膽,又沒有經驗,既不知道如何向發展對象開口,也擔心如果被發展對象拒絕還會很尷尬,所以心里非常矛盾。為了表達對“全能神”的忠心,我計劃先向身邊的人宣揚。當時我向我的女朋友張銀蓮宣揚,帶她參加過兩次聚會,不知道什么原因,她過了一個多月就不再信“全能神”了,我因此還與她鬧分手。

  接著,我又計劃向我的朋友陳璐宣揚“全能神”。我想這次要精心策劃好,一定要成功發展到一個信徒。剛開始,我先讓“全能神”人員小亮和阿萍買好水果到出租屋,布置好房間,擺放一些基督教圣物如十字架、基督畫像等物品在房間的醒目位置。隨后我跟陳璐說帶她去一個神圣的地方。當時,我們先和陳璐聊聊天,拉近關系,得知陳璐信佛教,喜歡研究佛學。我告訴陳璐,小亮和阿萍是學心理學的,她們信仰基督教。我們一起探討研究基督教。小亮教陳璐唱“全能神”的歌曲,和她一起互動,讓她融入氣氛中,給她看些災難視頻,以引起她的恐慌,還給她講神的創世、諾亞方舟等故事,想讓她相信神的存在。要離開時,我們給了陳璐一本《最后的船票》,叮囑她回去好好看看,下次有空再來互相交流學習。

  一個星期后,我又約陳璐到那個出租屋進行交流。我問陳璐:“《最后的船票》這本書看不看得懂?”陳璐說:“能看懂,但我不認可‘全能神’的觀點,我更相信佛教。”我和小亮試圖扭轉陳璐的思想觀念,可是她對佛教的觀念比較深,不接受“全能神”。最后,我們只得放棄對陳璐傳教。

  我又尋思著向同事陳靜宣揚“全能神”。我騙她說去一個朋友家玩,其實是帶她到南海區桂城街道東二中心村的一個出租屋參加“全能神”組織的講課。我們又跟以前一樣,買了一些水果,熱情招待了陳靜。小亮給陳靜看一些“全能神”資料和一些“全能神”視頻,視頻講到“全能神”的工作擴展到了很多個國家。我對陳靜說:“‘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是真理,很多人信。”可是她并不感興趣。我又給她看一篇見證文章《一個公安局長的自白書》,說公安局長也信了“全能神”。我又說:“信‘全能神’還可以治療抑郁癥,香港明星鄭秀文也信‘全能神’,并因為信了‘全能神’治好了抑郁癥。”可是陳靜最后還是沒相信“全能神”。后來我又向同事曾志文、黃志葵宣揚過,他們也都沒有信。

  后來,單位領導發現了我參與“全能神”的活動找我談話,給我認真反思的機會,要我交代參加“全能神”組織所做的事情。我當時非常癡迷,認為“全能神”是拯救人、是改變人的思想,是教人行善的。妹妹也對我說過,無論什么時候都不要抱怨和出賣神,要為神做見證,況且“全能神”要求信徒不能出賣教會利益,不能出賣教會帶領,否則必將受到神的懲罰。當時領導問我,是選擇要工作還是信“全能神”,我說要信“全能神”,不要工作。就這樣,我連工作也放棄了。

  回到家后,我連續幾天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向“全能神”祈求:“神啊!您快顯靈,救救我吧!我祈求您能給我靈感,給我指明方向!”可是“全能神”根本就沒有顯靈,我還是我。父母見我一連幾天都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便問我怎么回事。我把自己參加“全能神”和辭職的事說了出來,母親聽完后,一時氣急導致心臟病復發,暈厥了過去。父親見狀趕緊叫來鄰居一起把母親送到醫院,幸好送得及時才搶救過來。就這樣,我為了“全能神”而放棄特警工作的事,傳遍了附近的村鎮。父母因為我和妹妹都加入了“全能神”,而整天郁郁寡歡,以淚洗面。

  后來,鎮上的反邪教志愿者找到我,對我說:“你要信基督教也可以,為什么偏要信‘全能神’?‘全能神’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邪教組織。”我反復思考,逐漸恢復了理智,開始懷疑“全能神”說的是不是騙人的。

  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幫助下,我了解了“全能神”的由來和它的各種害人案例。我徹底醒悟了,認清了“全能神”的本質和危害,從迷途中走了出來,同時對曾參加“全能神”萬分后悔。

  我原本有一個和和美美的家庭,一家人團聚在一起開開心心,現在家庭支離破碎,父母精神飽受煎熬。他們為我所做的傻事感到痛心,精神上受到了沉重的打擊,這都是“全能神”害的。奶奶年紀那么大了,本來可以好好安享晚年,卻被“全能神”害得人不人,鬼不鬼。妹妹離開家已經一年多了,至今未與家人聯系,她受到“全能神”的歪理邪說影響,拋棄了家庭,放棄了工作。我現在已經醒悟過來了,但是妹妹還不知道在哪里。

  妹妹,你在哪里呀?哥哥很想你早點回家,爸爸媽媽都是愛你的,你怎能忍心拋棄家人不管呢?妹妹,回家吧!

  (文章節選自《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怎么工作可以在家赚钱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