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19

原為解開心結 卻又掉進了陷阱……

發布日期:2019年11月12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清心 程希 天文君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導語:“神”十余年,對“神”全心全意、死心塌地,期間不顧家人,趕走親兒,散盡家財,落得兒恨女哀、公亡婆癱的下場,終日承受著懼怕神懲罰的煎熬……這是反邪教工作者曾經接觸一名邪教癡迷者,望能以她的經歷警醒我們每個人珍愛家庭,遠離邪教! 

  初次見到何小妹(化名)的時候,她躲在角落,雙手環抱雙腿,把頭深深地埋在膝蓋中間,像一只驚懼的小動物。把聲音盡量放平緩輕柔,輕喚了一聲,問她怎么了?何小妹瑟瑟縮縮地抬了一下頭,雙眼空洞無神,滿是驚慌,怯生生地說:“我沒有保管好神的祭物,我怕神懲罰我。” 

  究竟是什么神,會有怎樣的懲罰,讓四十多歲的何小妹如此害怕?嘗試著伸手過去輕拍何小妹的肩膀,安撫她,讓她放松,并堅定地告訴她:“不怕,有我們在呢。 

  

  不經意的算命,結下心結  

  何小妹,1971年出生在廣東南雄,父母都是老實的農民,養育了七個子女,小妹排行第六,下面還有個弟弟。由于家中人口眾多,生活一直很困難。父母重男輕女思想嚴重,何小妹自小缺失父母關愛,小學時要背著弟弟上課,在同學們的嘲笑聲中,她二年級沒讀完就輟學。 

  失學后,我每天除了做家務,就是陪年邁的奶奶。在我眼里,奶奶淳樸善良,與世無爭,在外面受了欺負受了委屈,回家就點上一柱香,祈求老天爺保佑全家平安,每次祈福完,奶奶都會變得開心起來。奶奶告訴我,人的命運老天早就安排好了。 

  “后來奶奶去世了。24歲那年,爸爸也因為病重去世。按照當地習俗,父親去世那年女兒如果不出嫁,就要等三年。我已經24歲了,就聽從媽媽的安排,開始相親。我想知道自己嫁得好不好,在一位好姐妹的拉攏下去算命了。算命先生一見到我就將我家里的情況都準確地說出來了還說我會遇到如意郎君并結婚,丈夫會對很好。”何小妹頓了一下,繼續接著說:“算命先生還說我四十多歲會有一劫,性命堪憂。” 

  后來,何小妹通過相親認識了現在的丈夫,個頭矮小,相貌平平,但憨厚老實,對何小妹也好,很快,他們有了一個兒子。但是,何小妹對婚后平淡枯燥的家庭生活感到厭倦,與公婆的相處也并不融洽。2003年,何小妹兒子交由公婆照顧,跟隨著丈夫到深圳打工。在丈夫的幫助下,何小妹順利地進入了電子廠工作在夫妻倆的共同努力下,2006年,他們在寶安區買了一套房子,也就在那一年女兒誕生了。有了房,兒女雙全,夫妻倆小日子過得其樂融融。但每當夜深人靜時,何小妹腦海里總會浮現算命先生的話,像魔咒一樣,揮之不去。 

  為打開心結,走進了“全能神”  

  2007年丈夫在長期高強度工作的壓力下,身體慢慢變差,胸痛、胃病、痔瘡等疾病接踵而至,對工作已經日漸力不從心。與此同時,夫妻倆所在的電子廠未能跟上現代科技發展以及技術轉型的步伐,訂單越來越少,產能日益萎縮,丈夫整天唉聲嘆氣,郁郁寡歡。8月份左右,丈夫突然發生了變化,平時喜歡在家里的他變得經常外出,但每次回來人會顯得很精神和興奮,問他干什么事了,他都支支吾吾不說,顯得神神秘秘,即使在家,也經常關在家里看書,口中經常念念有詞:“求神保佑我!” 

  2008年初何小妹由于長期睡眠不好,出現偏頭痛。一天晚上,丈夫邊幫她按摩邊說:“我最近加入了一個教會,叫‘全能神’,信‘全能神’身體會沒有病痛你看我,自從信神以后身體好了很多”丈夫拿了一本《話在身顯現》給她看,她翻了翻,感覺里面太深奧了看不懂就沒把丈夫的話放在心上。 

  不久丈夫帶著自稱老李的“全能神”信徒來到家中,老李拿了“全能神”的宣傳單給何小妹。 

  “當時我看到其中一張傳單中,有個掉色頭像,眼睛中流下血淚,非常害怕。老李說現在女基督重現人間,是唯一真神現在世上災難那么多,地震、洪水、海嘯等,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躲避災難,得到拯救。聽了這些,我感到很害怕,我又想起算命先生的話,我想‘全能神’這么厲害,一定可以幫我平安度過四十多歲。” 

  于是,何小妹在丈夫和老李的拉攏下,走進了“全能神”。 

  

  隱秘作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一開始我覺得這個教會很怪,大家都不用真名,每次聚會地點都選擇出租屋,而且經常換地方,還不允許用手機聯系聚會人不多,聚會結束后大家要前后腳分別離開,神神秘秘的。 

  這些疑問,一個姊妹在聚會時進行了解釋。姊妹稱:“中國人不信神,因此這次女基督降臨中國,是隱秘作工。”何小妹在第二次聚會時就取了靈名,后來還寫了保證書,發了毒誓。 

  “保證書和毒誓的內容很惡毒,大概就是說不能背叛‘全能神’,否則出門給車撞死。聚會時還經常看一些災難片,洪水啊、地震啊,很嚇人。還給我們看了地下十八層地獄的視頻,畫面都很恐怖我看了之后很害怕,完全不敢有半點對神不敬的說法。 

  通過頻繁的聚會和交流心得,何小妹漸漸喜歡上了與“全能神”姊妹在一起的時刻,她不再為前途、命運擔憂,認為只要敬拜神、仰慕神、相信神,多做奉獻,就能擋災難,保平安,最終可以去到另一個國度過無憂無慮的美好生活。 

  2009年底,電子廠倒閉了,夫妻倆同時失業,但他們并不傷心,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為神“盡本分”。他們在離家不遠的超市找了一份臨時工作。 

  接待“姊妹”,趕走親兒  

  2012年,讀完初中的兒子從南雄老家來到深圳,夫妻倆非常高興,特別是何小妹,她與兒子感情最深,無話不講。一天,何小妹向兒子說,2012年“世界末日”將要來臨,相信“全能神”才可以躲避災難,父母現在都是相信神的人。兒子上網一查,發現“全能神”是邪教,早在1995年就被國家取締了,馬上勸說父母,從事邪教活動是違法的,讓他們趕緊脫離“全能神”。 

  “當時聽了兒子的話我很氣憤,我辯駁他,我們又沒偷又沒搶,才不是違法的呢!我罵他,怎么能說對神不敬的話呢,甚至都想他是不是撒旦!好在當時僅剩的血肉之情讓我沒有做出過分的行為。”何小妹慶幸道。 

  后來,一個信徒告訴何小妹,教會準備讓她負責做接待,要她安排好一些教會信徒的食宿。何小妹面露難色,稱自己家中只有兩房,兒子剛從老家來深圳打工,現住在家里,沒有多余的房間,而且兒子不愿意相信“全能神”。姊妹說,“世界末日”將要來臨,神的作工就要結束,現在是為神做事的大好時機,要多為神效勞,才能得到神的拯救。何小妹聽后立刻頓悟”:為神做事最重要。 

  “聽了她的話后,我想為神做事最重要,不然到時候災難來臨,誰都活不了,我為神多做點事,神才會保我一家平安。回家后,我冷冷地對兒子說,‘現在你長大了,不能依靠父母,這個家不能給你住了。’兒子當時才16歲,深圳人生地不熟的,我居然為了接待‘全能神’的信徒而把自己的親兒子趕出家門!”何小妹泣不成聲。 

  拋家舍業,全身心為神  

  “我們夫妻倆以前都很顧家的,在深圳拼命賺錢攢錢,想著以后可以一家團聚,過幸福美滿的日子。怎知信了‘全能神’后,省吃儉用、惜財如命的我們居然主動把錢拿出來奉獻給‘全能神’。”何小妹如今對自己的做法感到很不可思議。 

  “我們前前后后一共奉獻了兩萬多元的積蓄要知道,這兩萬多元足夠我的公婆和孩子們一整年的生活費啊! 

  “后來,‘全能神’組織看我們家夫妻倆都信神,在深圳又是自己的房子,就讓我負責監管‘奉獻款’的收支。按規定,我必須辭去我的工作。一開始我還算計著我辭工后沒有收入來源,每月還要寄錢回老家支付公婆和女兒的生活費,丈夫一人打工養家壓力太大了。但后來在姊妹的教唆下,認為保管神的祭物,是莫大的榮耀,不能追求表面這些虛無的東西、更不能執著錢財和物質,于是我就滿口答應了。” 

  在保管錢財前,何小妹被要求寫了一份保證書,大致內容是保證不貪念神家的錢財,不挪用,不丟失,如果丟失愿意賠償,做不到就出門被車撞死。 

  講到這里,何小妹不禁打了個寒顫。 

  從此何小妹辭去工作專職在家保管“全能神”的錢財。接下來每月第二個星期一,下屬的幾個教會的人分別到何小妹家交奉獻款,月尾會有人將收到的奉獻款取走。“全能神”信徒在何小妹家定期召集各教會上層人員開會,每到這個時候,何小妹就要到樓下望風,如發現異常情況及時通知他們盡快散去。 

  何小妹不再如從前般關心自己在南雄老家的公婆和孩子了,全心全意地為“神”保管錢財。她每天心驚膽戰,精神高度緊張,一會兒擔心錢丟失,一會兒擔心出事,一會兒又自我安慰為神“盡本分”一定會得到神的庇護。 

  欠他們的太多了  

  “那你后來是怎么掙脫‘全能神’對你心靈的禁錮的?” 

  “有一次兒子來看我了,他向我們哭訴道,因為我和丈夫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花在信神上,疏忽了對家庭的照顧,我的家公遭遇車禍身亡了,家婆在家摔了一跤中風了,小女兒由于自小缺乏父母的關愛,變得沉默寡言、自卑自閉了。 

  “兒子的話讓我猛然驚醒,這些年我們拋家舍業、家財散盡地追隨神,奉獻神,根據沒有盡到做父母、做兒女的責任。我們自問,到底得到了什么 

  我繼續追問:“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以后,我只想踏踏實實地和家人生活在一起,盡力彌補對他們的虧欠。因為信‘全能神’,我欠他們的,太多了!” 

(責任編輯:力楓)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怎么工作可以在家赚钱之道